模载联合支援站18轮卡车英文站首頁 - Kingto's Home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红楼梦:袭人干了四件事,件件为人不齿,

  • 202

    红楼梦:袭人干了四件事,件件为人不齿,曹雪芹判词里就骂她脏

    原标题:红楼梦:袭人干了四件事,件件为人不齿,曹雪芹判词里就骂她脏

    袭人被曹雪芹赋予一个“贤”字,袭人也完全当得起这个字,要知道,袭人是贾母送给孙子宝玉的丫鬟,贾母喜欢的女孩子有三条:漂亮、口齿伶俐、针线活好。袭人一条也不占,就是这样的一个袭人,能让贾母看上,让她作为宝玉的首席丫鬟负责宝玉的生活起居,也只能说袭人也真是勤勉细心到无可挑剔才行,归结成一个字,“贤”是最准确的。

    袭人伺候主子没说的,伺候贾母的时候,心里眼里就只一个贾母,后来服侍了史湘云一年,同样的出色,因为后来湘云大了,每来贾府,都要亲自去看望袭人,姐姐长姐姐短的两个人很亲密,伺候宝玉更是没的说,举一个小例子好了,宝玉随身带的通灵宝玉,每在睡觉时摘下,袭人怕第二天宝玉带时凉着了,睡前用手帕子将玉包好,塞到枕头下边,到第二天带时,有睡觉时的余温,不至于冰着宝玉,袭人其时也不过十几岁,能如此细心用心,值得肯定,可见袭人受主子的信任不是偶然。

    但是……

    袭人是众多红楼人物里最不讨读者喜欢的人物之一……

    读者不喜欢,曹雪芹也对她并不感冒,判词里形容她是一张破席(袭),有人说这是在映射她身许两人的事,屏山个人以为应该还有弃旧主改换门庭的寓意,一个“破”字,口气相当的严厉,封建社会将女性的道德污点做这样的直言,这一点,足以证明曹公对袭人的基本态度。袭人被广大读者诟病,究其原因,无非是因为袭人做了四件事。

    第一件:表里不一,先与宝玉有染,后又以保全宝玉名誉为由向王夫人邀功

    袭人是《红楼梦》里唯一作者明写与宝玉有过床第之欢的女子,宝玉和她这事在那个时代里其实算不得啥,可是放进《红楼梦》特定的环境里却是绝对不行的,连续发生的几件事,让袭人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,首先是宝玉向黛玉表白的话一字不落的说给了袭人,宝玉钟情的是袭人最不愿意看到的黛玉,因为她是站队金玉良缘的;其次是晴雯可以做到和宝玉赌气,宝玉反而伏低做小让晴雯撕扇以博千金一笑,这点她袭人是万万也做不到的。很明显,晴雯在慢慢替代自己在宝玉内心的位置;再次,金钏仅仅和宝玉调笑就被撵出去,落得投井自尽,金钏的死让袭人更感到了心虚和不安。

    在成为宝玉姨娘的道路上,在贾母和宝玉那儿她都竞争不过晴雯,恰好这个时候,宝玉因为金钏和蒋玉菡的事挨了贾政一顿暴打,袭人抓住王夫人对教育宝玉束手无策这个软肋,抛出宝玉一生品行名誉不可受损,大大向王夫人表了一番忠心,此时的袭人对王夫人来说,无异于救命的稻草。从此,王夫人百分百信任袭人,提前定她为姨娘,所有待遇向生了一儿一女的赵姨娘看齐。

    第二件:抛弃旧主,改换门庭

    袭人是贾母的人,她人在宝玉这里,占的仍然是贾母的编制,说的再难听一点,一仆不侍二主,这是古人对一个人道德要求最基本的底线,同一女不事二夫差不多同样的道理,读者都知道,袭人最后嫁了蒋玉菡,这两条她都占了。她向王夫人表忠心,投向王夫人的麾下,本质上就是对贾母的背叛,王夫人为什么就没意识到这一点呢?作者在这里也证明王夫人糊涂,看人不明。

    第三件:站队金玉良缘,公开贬低林黛玉

    清虚观打醮回来,史湘云来了,在怡红院时,得知宝玉要去会见官场人物贾雨村,史湘云就说了:就应该和这些为官作宰的人多交往,常常谈讲经济仕途学问,说宝玉一天混在女孩子堆里能有什么长进。宝玉一听就轰湘云走,说姑娘去别的房里坐坐吧,仔细我这里脏了你的仕途学问。袭人这时发话了:

    “云姑娘快别说这话,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,他也不管人脸上过得去过不去,他就咳了一声,拿起脚来走了。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,见他走了,登时羞的脸通红,说又不是,不说又不是。幸而是宝姑娘,那要是林姑娘,不知又闹到怎么样,哭得怎么样呢。提起这个话来,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,自己讪一会子去了。我到过不去,只当她恼了。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,真真有涵养,心地宽大。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。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,你的赔多少不是呢!”

    袭人颂扬宝钗,拿黛玉作为比较,公开赞一个贬一个,当然,站在她的立场上也没错,只是,作为服侍了宝玉多年的也可以说是枕边人,她对宝玉的思想、感情诉求一无所知。

    第四件:以怡红院女主人自居,对威胁到自己的晴雯下黑手

    袭人有着争荣夸耀的心,从她与宝玉有了肌肤之亲之后,袭人不自觉的以怡红院女主人自居,比如她失口就说出她和宝玉“我们”的话来,被晴雯讽刺一通,比如她认为怡红院根本离不开她,她一个心没操到就生出事来。后来晴雯被撵,宝玉伤心说半年前那棵海棠枯死就是预示,袭人醋劲就上来了,说:

    “真真的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。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,就费这样的心思,比出这些正经人来!还有一说,她纵好,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。便是这海棠,也该先来比我,也还轮不到她。想是我要死了。”

    从来不乏有人说晴雯被撵,不该让袭人背锅,作者不是都说了吗,是王善保家的进的谗言啊,其实,袭人是逃不脱告密的干系的。因为至少有两处直接证据:

    一是晴雯被逐出后,宝玉直接质问袭人为什么所有人都有不是,太太单挑不出你和麝月秋纹来?袭人听了后是“心内一动,低头半日,无可回答。”后来她的解释宝玉也不听,直接就说晴雯和你一样,打小从老太太那里过来的,并没有妨碍到你,就是长得太好了,你容不下她。

    另一处是在宝玉写给晴雯的祭文《芙蓉女儿诔》里写道:“诼谣謑诟,出自屏帷;荆棘蓬榛,蔓延户牖。”啥意思?就说芙蓉女儿啊,那些诽谤谣言,就出在咱们床帏之间;那些对你的恶语毒言,就蔓延在咱们的门后窗前。这指的当然不是王善保家的了,结合宝玉的质问,曹公这么写,答案不言自明。

    正是因为这四点,无论袭人怎么周到,怎么个贤法,读者也不买账了。

    来源:屏山品红楼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阅读 (13万)
    不感兴趣
    请勿重复提交

    感谢您的反馈,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

    投诉
    本文相关推荐
  • 老骥伏枥, 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 壮心不已。
   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