模载联合支援站18轮卡车英文站首頁 - Kingto's Home
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广汉三星堆祭祀坑发现30周年揭秘 砖厂

四川民工一锄头 刨出了世界第九大奇迹” ——凤凰网房产

比如四川民工一锄头,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被发现,这到底是天意还是历史偶然!网友评论 新浪 QZone 微信 共有0人参与 评论0条 文明上网,不传谣言,...

四川民工一锄头,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被发现,是天意还是历史偶然

2018年5月9日 - 比如四川民工一锄头,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被发现,这到底是天意还是历史偶然! 现...其中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制品、玉石制品和黄金制品,造型奇特、制作...

四川民工一锄头,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被发现,文物局长:这是天意

2018年5月19日 - 今天我们说的是四川的一个砖厂工人杨永成,杨永成在后院建宅基地的时候一锄头下去,随后挖出了一件青铜面具,从此世界第九大奇迹”展现在世人面前。现如今的古墓和...

1986年四川民工一锄头,发现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,得奖转手给老婆

2017年12月6日 - 1986年四川民工一锄头,发现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,得奖转手给老婆 史风今月 百家号 12-06 15:28 在我国很多古墓以及历史文物的发现,都是在民间发生的,因此很多人...

文物局长称:农民工一锄头,竟然刨出世界第九大奇迹”!-原创...

[视频]时长 01:54

2018年3月22日 - 原创 首页 导航 搜全网 开通 上传 客户端 消息 看过 分享 下载 举报 叭乐34 追剧 已收藏 往期 相关视频 4月 3月 2月 1月 查看更多 ...

www.iqiyi.com/v_19rrbjwf... 
 - 百度快照

广汉民工一锄头挖出“世界第九大奇迹

2016年7月5日 - 广汉民工一锄头挖出“世界第九大奇迹” 2016-07-05...曾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副队长、三星堆遗址...杨永成刨开泥土,吓了一跳:是个青铜面具。 ...

三星堆揭秘:砖厂民工一锄头 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 -四川新闻-四川...

2016年7月5日 - 三星堆,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”。它的发现,轰动了世界。 7月18日,广汉三星堆将迎来祭祀坑发现30周年纪念活动。在包括全球考古专家在内的受邀名单中...

砖厂民工一锄头,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,文物局长:这是天意_丹丹的...

[视频]时长 01:47

砖厂民工一锄头,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,文物局长:这是天意

haokan.baidu.com/v?pd=wi... 
 - 百度快照

广汉三星堆祭祀坑发现30周年揭秘 砖厂民工一锄头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

2016年7月5日 - 30周年揭秘 砖厂民工一锄头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...“坐在坑边,看他们挖文物,偶尔刨刨土,工资按...30年前,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时,四川省考古所的几...
老骥伏枥, 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 壮心不已。
首页 新闻 股票 基金 期货 外汇 债券
注册

广汉三星堆祭祀坑发现30周年揭秘 砖厂民工一锄头挖出世界第九大奇迹

2016-07-05 01:51:00 封面新闻 

  林维 封面新闻记者 唐金龙 李庆 摄影报道

  三星堆,被誉为世界“第九大奇迹”。它的发现,轰动了世界。

  7月18日,广汉三星堆将迎来祭祀坑发现30周年纪念活动。在包括全球考古专家在内的受邀名单中,还有两位鲜为人知的特殊人物,73岁的广汉村民杨永成和文物修复专家郭汉中。他们是两坑发掘的见证者、参与者,也是揭开三星堆神秘面纱的“关键先生”。

  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
  30年前,广汉市南兴镇三星村,43岁的砖厂工人杨永成一锄头下去,一块铜器被砸中。杨永成刨开泥土,吓了一跳:是个青铜面具。和考古专家一同到场的,还有当地一名16岁的少年郭汉中。少年有个愿望:不要报酬参与发掘。

  这一年,随着三星堆一、二号大型祭祀坑被发现,数千件稀世之宝相继问世。而青铜神树、纵目面具、青铜大立人、金杖、玉璋(2件),广汉三星堆6大“国宝”级文物,亦全部出自这里。

  如今,郭汉中已是三星堆著名的文物修复专家。杨永成也已年过7旬,当上了爷爷。“有时候想想有觉得神奇,专家没挖到,外国人没挖到,我们几个农民拿锄头就挖到了。”杨永成回忆当年不无感慨,“这可能就是缘分。”

 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说,之所以把这些参与考古发掘的砖厂工人和专家学者全都请回来,是要向他们表达敬意,是他们发现了并唤醒沉睡数千年的三星堆。

  而广汉市文物局副局长杨洋则把这些人称为“带着上天的旨意而来”,不然怎么是他们一锄头挖出了三星堆呢。

  砖厂民工挖到一只青铜耳朵

  位于长江上游,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古蜀文明,如今被公认与黄河文明一样,是中华文明的母体。

  然而,直到上世纪初,这一璀璨的文明,因为没有实物印证而被认为只存在于神话之中。

  改变始于1927年。那年在广汉南兴镇,燕道成和儿子燕青保在家宅旁挖沟时,偶然发现一坑玉石器,而后1934年,时任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的葛维汉带队,在燕道成发现玉石器的附近,又发掘出出土文物600多件……

  “但此后50年间,由于抗战和文革等原因,发掘就长期停滞。”曾任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副队长、三星堆遗址发掘项目领队陈德安说。
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杨永成在二号祭祀坑讲述30年前发掘故事

  在南兴镇三星村土生土长的杨永成,并不清楚自家附近的文物挖掘史。但老人有关“宝藏”的传说,则是从小就印在了脑海中。“从小就听老人讲,附近埋有宝藏,美国人都来挖过。”

  1986年7月18日,杨永成正在南兴镇砖厂打工,砖厂不远处,就是三星堆考古工作站。上午9点,杨永成正在挖土,突然听到有人大喊“挖到东西了!”。他丢下锄头,往人群处跑去。“有金腰带、象牙、青铜、玉石。”杨永成和几十名工人围住了“宝藏”出土地,紧接着,考古工作人员到场,一场抢救性发掘开始。

  据官方统计,坑内先后清理出青铜人头像13件,经过修复整理,还有青铜人面像、跪坐人像、铜戈、铜瑗等青铜器178件,以及玉器129件、石器70件、陶器39件、海贝124枚、金器5件。其中,杨永成所说的“金腰带”,后经整理,是一根长达一米多、重1斤的金杖,是同时期国内发现的最大金器!由于坑中器物多为祭祀所用,这个坑也就被命名为一号祭祀坑。

  8月上旬,一号祭祀坑的挖掘工作基本完成。当众人还没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时,杨永成的一锄头,又挖出一个更大的惊喜。

  8月14日下午,在一号坑20米外,杨永成正用锄头挖土。但这一挖,却和平时感觉有点不一样,不是松松软软的,更是像砸到鹅卵石那样的硬物。杨永成拿开锄头一看,自己居然砸到一只青铜耳朵!

  赶紧用手刨开泥土,一个青铜面具出现在杨永成面前。和一个月前挖出的青铜面具,几乎一模一样!没敢再挖下去,杨永成又把土埋了回去,赶紧喊来考古工作人员。“之前就有村民拿过文物,后来都找上门交出来了。拿了脱不到爪爪,所以当时想都没想就把它埋了。”

  寻宝得了100元 转手上交老婆

  杨永成万万没想到,自己发现的二号祭祀坑,埋藏的器物比一号坑还要多!

  作为发现者,杨永成被聘请为助理,参与发掘工作,但由于体重太大,他想要下坑的请求,被“残忍”拒绝。“那时候我吃得做得,有130斤,专家说我太重了,进坑要把文物压坏,喊我在边上刨土。”

  杨永成眼皮下,一群妇女和体形较小的专家进了坑,拿着筷子一样的竹片片,挨着器物慢慢刨。杨永成则坐在坑边,把挖上来的泥巴,铲到其他地方。

  这比他在砖厂的工作轻松多了。时值8月酷暑,杨永成在砖厂挖土、运土,每立方能挣7角钱。辛苦挖一整天,也只能挣2块钱。“坐在坑边,看他们挖文物,偶尔刨刨土,工资按小时算。一个小时2角多,比砖厂安逸。”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一个长5.3米,宽2.3米的土坑,逐渐清晰起来。器物一件件面世,坑边的杨永成越看越呆:除了青铜面具、还有象牙、玉石器、金器等等。
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金杖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玉璋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纵目面具

  一个青铜大立人像被挖出来了,虽然已经被毁成了二截,还是大得出奇。专家拿来木板,铺上纸垫,作为搬运工具。杨永成和另外7个男壮年一起,才能抬动其中一截。后经修复,一座高2.62米的人像重新站了起来。如今,这是现存最高、最完整的青铜立人像,被誉为“世界铜像之王”。
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青铜大立人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青铜神树

  和大立人像一道,青铜神树、纵目面具等一批旷世神品也相继出土。统计数据让大家吓了一跳:二号祭祀坑总共出土金、铜、玉、石、骨器一千四百余件,海贝约四千六百枚。

  杨永成眼皮下,一个“长江文明之源”愈发清晰:2.62米高的青铜立人像,或许就是古代蜀国的国王兼神巫之长的造像。一号祭祀坑出土的神秘金杖,也许就是蜀王鱼凫时代的权杖……鱼凫氏族,或许曾经在三星堆建都立国。
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30年前三星堆祭祀坑发掘现场

  这次石破天惊的发现,对研究中国蜀地青铜时代的历史,提供了罕见的实物资料,填补了中国青铜艺术和文化史上的重要空白,把巴蜀文化上限向前推进了一千多年。

  杨永成虽然不太懂这些意义,但也感到很高兴,因为除了领到工钱,他还领到了100元的奖金。一号坑发现者杨红和刘光才,每人领到70元奖金,二号坑发现者杨永成和温立元,每人领到100元奖金。“我发现的二号坑,比一号坑更完整,所以奖金要多点。”

  杨永成回忆,1986年一头肥猪的价格,大约七八十元。这100元,对于家中一儿一女,还要赡养母亲的他来说,着实不菲。

  30年过去了,杨永成已经记不得,“上交”奖金后,老婆有没有亲自己有没有做好吃的。但他还清楚地记得,大孙子和小孙女儿,小时候经常拉着自己问三星堆挖掘的事情。

  人/物/速/写

  国宝修复者郭汉中

  从学徒娃儿到文物修复大师
杨永成讲述30年前发掘时的情景。

  郭汉中修复文物。

  当人们在三星堆博物馆,看到一件件精美文物时,可曾想过这些无价之宝出土时的模样?

  而说起文物修复,则不能不提三星堆的文物修复大师郭汉中。

  30年前,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时,四川省考古所的几名考古队员来到村里,就住在他家。当时的郭汉中还只是一个16岁的大男孩。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,他对文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以此为发端,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村娃成长为一位文物修复大师。

  发掘祭祀坑,农村娃不要报酬

  7月4日,郭汉中正在湖北武汉点检即将赴四川展览的文物,一件嵌绿松石龙形饰将在四川进行出土后的首次展览。

  回忆起三十年前的三星堆两个祭祀坑的考古发掘,郭汉中仍历历在目。

  他说,当时省上考古队的老师就住在他们家,与之相处差不多有两三个月的时间。而自己对考古和文物的兴趣则是与日俱增,每天都在考古队中间转悠,“但总没有说破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7月18日,一个算命先生骑着自行车来到他们家,向陈德安老师报告砖厂工人挖出了宝贝。就在陈德安招呼众人赶紧向砖厂取土地点跑去时,郭汉中二话没说,从门口抄起一把锄头就跟着跑了去。

  他,和这些考古队员一起出现在了发现文物的现场。

  当得知考古队要对这块地方进行考古发掘的时候,他自告奋勇,“只要让我参与发掘就行,我不要报酬。”

  耗时六年,青铜神树立起来

  从第一锄头挖下去,郭汉中便与三星堆紧紧“绑”在一起。

  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陈德安说,郭汉中的记性好,模仿能力很强,又勤快聪明,考古队人员对他颇为好感。

  就这样,郭汉中便跟着考古队从发掘文物到清理文物,再到后来的文物修复,一干就是三十年。

  郭汉中说,这三十年来,他一直专注于三星堆一、二号祭祀坑出土文物的修复,“和老师一起”。

  郭口里的老师,便是著名的青铜文物修复大师杨晓邬,两人在这些年里合作修复了三星堆大大小小上千件的文物。

  让郭汉中最引以为自豪的,便是三星堆博物馆镇馆之宝青铜大立人、纵目面具和青铜神树,“青铜神树耗了我们6年的时间。”

  郭汉中说,由于一二号祭祀坑出土的文物基本上都是被砸碎了过后又经过焚烧、再用土掩埋后接着用牲畜在上面踩踏,因此损坏得十分严重,“有的完全烧坏了残缺不全,有的则还可以拼出来。”

  “在对这些残损的文物进行修复的时候,我们把所有和它有关的残片都集中在一起,通过拼接、预合、专家论证,然后才开始修复。”

  郭汉中说,有时候仅仅拼接一项就要反复很多次。

  郭汉中告诉记者,文物修复最大的乐趣是外人看来的一堆破烂,经过一点一滴地精心拼接、粘连,最大限度地接近文物原貌,而这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成就感。

  现代的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已不是以前简单的将破损的器物修复、复原。

  当前,快节奏充斥着生活,但对郭汉中来讲,生活并不是那么目不睱接。能坐得下、坐得稳,是文物修复师的基本素质。当年的师傅,也正是看上他静得下心,才悉心培养。“开始的时候也很急躁,通过几十年的磨炼,慢慢坐得住了。”郭汉中说,“文物修复师一项孤独的工作,充满神秘,带给人快乐,也是对内心的洗礼,它会告诉你怎么去认识世界、面对生活。”

(责任编辑:宋政 HN002)
老骥伏枥, 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 壮心不已。
返回列表